当前位置: yzc66亚洲城 > 亚洲城娱乐平台 > 《权力的游戏》s7回顾+预热(中): 三足分立势

《权力的游戏》s7回顾+预热(中): 三足分立势

原标题:《权力的游戏》s7回顾+预热(中): 三足分立势已成,冰火之歌贯九天

来自:有爱评论区

严格来说,(中篇)和(上篇)是一个帖子,只不过因为篇幅关系才分两次发。

所以,没有什么过度或前言,在看完前半部分后,《权力的游戏》s7回顾+预热(上): 龙狼之子立北境,绝情疯后降君临,直接开始后半部分即可。

河湾地&多恩领

伊蒙死后,黑城堡便没了学士,而守夜人里唯一有能力成为学士的就只有山姆威尔·塔利。因此,奉时任总司令琼恩之命,山姆前往旧镇学习,此行他还带上了吉莉和小山姆。

坐船远洋的路上,山姆告诉吉莉他们要先去一趟角陵,因为学城不收女人,他必须把母子俩寄宿在老家。

三人回到角陵后,先是见到了慈祥和善的母亲与活泼精怪的妹妹,接着又在餐桌上见到了不苟言笑的父亲和略带尴尬的弟弟。

即便数年不见,蓝道·塔利依然难掩对山姆这个“蠢笨”长子的厌恶,不光甩脸色看,还多次出言不逊。

山姆还没来得及说话,吉莉先替自己男人鸣不平了:山姆可是连异鬼都杀过!激动之下,吉莉说漏了嘴,蓝道等人明白了她是长城之外的女野人。

接下去蓝道说的话就更难听了,山姆的母亲盛怒之下和吉莉等人弃桌而去……为了心善的妻子,蓝道答应山姆会照顾吉莉母子——但山姆不愿意了。

反正待在这里吉莉也不会幸福,索性硬着头皮跟我去旧镇吧!山姆也是老实不客气,离家之前不光带走了不少衣服物件,还拿走了塔利家传承500年的瓦雷利亚钢剑“碎心”。

不久之后,山姆一家来到了旧镇并进入学城。

虽然一开始吃了不少白眼,但山姆总算是顺利成为了学城的学徒,他将一头扎进学海中,努力成为一名可以辅佐琼恩、守夜人、北境、乃至整个维斯特洛的大学士。

身为“红毒蛇”奥伯伦亲王挚爱的情妇,艾拉莉亚早已被无穷的怒火吞噬。

在喂毒暗杀弥塞菈之后,她打了个时间差,先假意与道朗亲王和好,正当大家看似亲密无间的时候,道朗收到了弥塞菈的死讯。

艾拉莉亚与沙蛇先后杀了何塔队长与道朗·马泰尔。

道朗亲王长久以来的忍耐策略早已让他民心全失,因此所有侍卫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。

随后,崔斯丹王子也被沙蛇杀害,多恩领彻底落入了女“沙德”们手中(ps:关于多恩线的粗暴阉割是我对《权力的游戏》一生的黑点,即便没有余力展开,可如此潦草收线,时至今日依旧难以接受)。

而在君临贝勒大圣堂的惊天惨案发生后,独守河湾地的荆棘女王突然成了孤家寡人,她的子辈和孙辈全死在了野火中……

出离的愤怒,让奥莲娜夫人和艾拉莉亚放下了河湾地与多恩领长年以来的世仇,荆棘女王来到阳戟城与对方碰面。

为了共同的仇人,为了倾斜怒火,为了复仇,她们放下争执,开始联手。

更别说最后还出现了一位神秘嘉宾,带来了更美妙的联盟建议。

随着北境各大家族的力量慢慢回归,“铁种”也不断在陆地上节节败退,如今连深林堡也丢了……

雅拉不能接受父亲无谓牺牲的战略,铁种们真正主场是在海上,而不是陆地,可是巴隆·葛雷乔伊却不管这些,他只相信自己是“五王之战”里最后仅剩的一个国王,他必将获得胜利。

尽管极力反对,雅拉却对固执的巴隆无可奈何。

就在今夜,常年远洋海外的“鸦眼”攸伦回到铁群岛,面对着年迈昏聩的大哥,攸伦放言称“我就是风暴”,随后将巴隆推入了惊涛骇浪的海中。

雅拉本想趁着这次机会继承为王,但“湿发”伊伦坚持按照古训召开选王会,推举出新的铁群岛之王。

席恩也从北境回到了故乡,雅拉一度以为弟弟是来争夺王位的——但此时如同惊弓之鸟般的席恩早已没了那份胆魄,他现在只想支持雅拉来统治铁群岛,自己能辅佐她就足够了。

姐弟同心后,铁群岛选王会开始,雅拉、席恩相继登场演说,但他们一个女流之辈,一个身体人格双重残缺,显然都比不上攸伦更具“王者之相”。

攸伦承认自己杀了巴隆,坚称他比巴隆更强,他要去迎娶丹妮莉丝,共同征服维斯特洛……横空出世的鸦眼,得到了更多铁种的支持,攸伦继承了盐王座。

受完淹礼成为新的铁群岛之王后,攸伦开口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问侄子侄女在哪儿,他得斩草除根。

雅拉和席恩才不会傻乎乎地等着叔叔来动手,他们抢先一步,带着嫡系人马开走了岛上最好的战舰,不光是防止攸伦出海追杀,这些船更是将来他们继续留在赌桌上的本钱。

跑了就跑了吧,对此攸伦无所谓,他动员所有剩下来的铁种砍光岛上每一棵树,重新打造一支无敌舰队,“你们为我造舰千艘,我还你们整个世界。”

维斯·多斯拉克

离开危险的弥林后,“淘气”的卓耿再次离去,只剩下丹妮莉丝·坦格利安独自一人,她被多斯拉克人发现,并交到了摩洛卡奥的手上。

面对周围的污言秽语,丹妮莉丝说出了自己的身份,却只引来了众人嗤笑——直到她亮明“卡丽熙”的身份时,摩洛卡奥才表现出应有的尊重。

但这份尊重仅仅出于传统:丹妮莉丝希望能做笔交易,摩洛卡奥则表示卡丽熙就该去她该去的地方,维斯·多斯拉克,成为多希卡林的一员。

这意味着她将和所有寡妻们一样,在马族圣地里守寡至死。

回到故地之后,年老的多希卡林长者教育丹妮莉丝要接受命运,否则她不得善终。龙母当然不会接受这种未来。

与此同时,两个深深爱着丹妮莉丝的男人——乔拉和达里奥一路追踪到了维斯·多斯拉克。为防意外,他们卸去武装,达里奥还意外得知乔拉得了灰鳞病。

费了一番周折后,两人找到了丹妮莉丝,但此时龙母不能也不想偷偷逃走,她决心收服整个马族。

在决定“命运”的集会上,摩洛与多位卡奥以及血盟卫齐聚一堂,他们打量着白皙的丹妮莉丝,不知是留是奸是杀是卖。

听着众人下流龌龊的言语,丹妮莉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我来领导你们。

怒极而笑的卡奥们自然把她当成了疯女——你们埋汰,我还嫌弃呢:“你们不会为我效力,你们会死。

说完,丹妮莉丝推翻了营帐里的火盆,大伙迅速烧了起来……而乔拉和达里奥早就杀了看门的守卫,并封死了营帐大门。

等马族众人围聚到被熊熊烈焰吞噬的营帐旁时,只有“不焚者”丹妮莉丝走了出来……再次开挂的龙母征服了整个多斯拉克民族。

接下去就该“班师回朝”了,立下汗马功劳的大熊却要离去,这时丹妮莉丝才知道他得了灰鳞病。

乔拉·莫尔蒙得到了主人与爱人的原谅,也说出了“我爱你”的心声,此生他已无憾,安心等死即可……

但是丹妮莉丝却不允许他就这样放弃自己:“我命令你找到治愈自己的方法,期待能再和你相见。”乔拉欣慰地领命而去 。

丹妮莉丝带领着达里奥和马族群雄返回弥林,在路上她找到了卓耿。

随后,龙母骑着伟岸的黑龙回到众人面前,她大声嘶吼,调动起了这群战士的野性和战欲,她还废除了卡奥只选三名血盟卫的传统,把所有多斯拉克勇士全都封为血盟卫。

跟随我去征服世界吧!

丹妮莉丝走后,鹰身女妖之子退去,提利昂和瓦里斯也开始商讨如何管理一片狼藉的弥林。

恐惧让弥林近乎变成了“死城”,两人还没有找到敌人的头绪,弥林岸边的船只又被人付之一炬。

女王不在,城市全靠提利昂、瓦里斯、灰虫子、弥桑黛四人治理。出于对力量的渴望和自小就有的梦想,提利昂把主意打到了两头被锁起来的龙身上。

韦赛里昂和雷哥在丹妮莉丝离开后就不再进食,提利昂知道龙比人还聪明,希望它们能辅佐一二,两头龙似乎“认可”了提利昂,不但没一口咬死他,还乖乖让他解开了镣铐(这一幕真是令人玩味)……

看似成功的交流,提利昂却不甚满意,他感到阵阵后怕,决定不再和龙打交道了……

还是专心做自己擅长的事吧,瓦里斯查出了鹰身女妖之子背后的金主,不光有阿斯塔波的善主和渊凯的贤主,还有瓦兰提斯人的影子。

提利昂不顾灰虫子和弥桑黛坚决战斗的建议,反而把奴隶主们都请来弥林谈判,并做出妥协,称会暂缓废除奴隶制。

提利昂希望利用对人性的理解,让敌人们明白,双方不是非要打个你死我活。知道了提利昂的做法后,奴隶们(还有灰虫子和弥桑黛)愤怒异常,可提利昂却颇有信心。

另一方面,他还注意到城里的红袍祭司一直在替丹妮莉丝说话,便不顾瓦里斯的质疑,顺势又和红袍大祭司金瓦拉合作,双方一拍即合。

此后,红袍祭司们越发肆无忌惮地在城内宣扬丹妮莉丝“君权神授”。

在“小恶魔”的种种得力举措下,弥林渐渐恢复了生机。此时瓦里斯要前往维斯特洛寻求更多援助和盟友,两人告别后,城里就越加只能依靠提利昂了。

正当他想庆祝弥林重归和平时,奴隶主们率领大军杀到,灰虫子和弥桑黛一直以来的担忧发生了。

提利昂能做到一切,除了把敌人打到痛、打到服帖。

岌岌可危之际,丹妮莉丝回来了,她同意提利昂“议和”的主意——但在议和之前,先要把双方的位置摆清楚。

“谁的拳头硬就听谁的。”丹妮莉丝非常认可奴隶主们的态度,所以,你们该听我的。

卓耿出场,丹妮莉丝骑龙出阵,韦赛里昂和雷哥也一同参战,三条龙在海上烧得奴隶主大军落花流水、心惊胆战。

多斯拉克大军同时也杀进了弥林,将路上所有敌人碾成了齑粉……战局从一开始就没了悬念,提利昂对接下去的谈判自然手到擒来:感谢你们为女王陛下送来这么多战船。

重掌大权后,雅拉带着恢复勇气的席恩也来到弥林,他们见到了丹妮莉丝和提利昂,希望龙母能和自己结盟。

上百艘船,主事者又都是女人,而且雅拉还不会像攸伦那样野心勃勃,只要未来丹妮莉丝支持自己做铁群岛之主就行了。

这买卖划算,在提出“未来铁种不再劫掠”的条件让对方接受后,龙家与海怪家正式结盟。

该准备回家乡去了,再带个情人显然不合适,丹妮莉丝意志坚决地“甩了”达里奥·纳哈里斯,两人好聚好散,龙母偷人偷心。

走之前,还有件事要办妥。

丹妮莉丝和提利昂独自谈了会儿天,聊了过去现在,聊了心事情绪,也聊了信仰和真意。

提利昂发自肺腑地向丹妮莉丝表达了忠心,龙之母正式任命小恶魔为女王之手。

海怪旗帜迎风飘扬,血龙大纛遮天蔽日。坦格利安和葛雷乔伊的联合船队飘扬过海,三头巨龙盘旋飞舞。

丹妮莉丝·坦格利安一世,弥林女王,安达尔人、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,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,大草原的卡丽熙,被称龙之母、不焚者、风暴降生丹妮莉丝的人远渡重洋,将要去夺回属于她的维斯特洛。

布拉佛斯

失明之后,饥寒交迫的盲女艾莉娅,在布拉佛斯街头当着一个不起眼的小乞丐,一方面要每日听声辩位磨炼自己,一方面还要接受黑白之院学姐隔三差五的武力调教。

艾莉娅一直坚称自己是“无名之辈”,可学姐始终不信她真正放弃了自我……

但不可否认,她真是一块好料子,千面之神的仆人“贾坤”还是重新给了艾莉娅再一次学习下去的机会。

回到黑白之院后,艾莉娅继续在师姐的调教下训练,环境必须让她忘掉有关艾莉娅·史塔克的一切。

女孩努力伪装,女孩被人戳穿,女孩全力拼刺,女孩体无完肤……可无论如何,女孩从没有倒下。

艾莉娅的桀骜和天赋无可争议,引人侧目。终于,“贾坤”恢复了她的视力,不久后还给了她第一个暗杀任务:自称克连恩夫人的女演员。

目标是一个正在布拉佛斯演出的剧团当家头牌,他们表演的是“三俗戏说版维斯特洛‘权力的游戏’”,艾莉娅在看戏之余,只觉得克连恩夫人并不惹人讨厌,她找不到取其性命的动机。

无面者收钱做事,不问动机,面对艾莉娅的犹豫,“贾坤”生气了。

再次来到目标身边并聊天后,艾莉娅认识到了克连恩夫人的真诚和善良,她不但是这个粗俗剧团里唯一渴望真正表演的演员,更是一位理解、关心陌生女孩的慈祥长辈。

最后,艾莉娅违背指令放了她一马,还指出买凶杀人的是心怀嫉妒的剧团女二号。

女孩始终是艾莉娅·史塔克——“可惜了。”学姐得到“贾坤”授权去清理门户。

搭船回维斯特洛之前,艾莉娅先一步被学姐刺杀,危急之下她只得冒死跳河逃生。在布拉佛斯孤单无依的艾莉娅向克连恩夫人求助,尽管她明白这是权宜之计。

追兵比预想中来得还快,师姐虐杀了克连恩夫人后,顺道要收走艾莉娅剩下的半条命……尽力逃到自己选的战场后,艾莉娅在黑暗中反杀了师姐。

把师姐的脸皮带回了黑白之院,艾莉娅的实力得到了“贾坤”的认可。

“女孩终于成为了无名之辈。”

“女孩是临冬城的艾莉娅·史塔克,我要回家了。”

不知出于何种心态,千面之神的仆人默许了“不合格”学徒艾莉娅毕业返乡……但可以肯定的是,今后维斯特洛多了一个有名有姓的无名之辈。

三足分立之势初步形成

上面已全部回顾完了第六季的主要剧情,第七季的故事也逐渐明朗了。厄斯索斯大陆的戏份基本可以宣告杀青,接下去所有大戏都将集中爆发在维斯特洛。

目前还健在的人物,笔者大致分为了三大势力,想统一这片大陆,也只剩这三方人马才有资格了。

核心家族:兰尼斯特、佛雷

掌控区域:王领地、西境、河间地、风暴地。

优势:不管瑟曦如何愚蠢、疯狂,她现在都是名义上的“七国守护”,坐在铁王座上的王,而且经历了贝勒大圣堂爆炸之后,君临内部的阻力已经完全扫干净了,而兰尼斯特家族实力保持地也算不错。此方可占“天时”。

劣势:托曼死后,连名义上的“拜拉席恩”也死绝了,风暴地沦为“酱油地”(大牛你还在吗),所以很大程度上这一脉就只有狮子家了,除去猪队友佛雷家,他们还有盟友吗?要知道,接下去“疯后”将要面临大半个维斯特洛的敌对和坦格利安的复辟。

核心家族:史塔克、艾林

优势:这两处都属于易守难攻的地方,如今北方初定,所有矛盾争端也都渐渐平息,尽管北境流了不少血,但基本实力尚存,再加上未参与五王之战的谷地加盟,整体依然不可小视。此方可占“地利”。

劣势:说“地利”只是个相对南方的概念,琼恩等人真正要面对的威胁,是来自北方长城之外的异鬼尸鬼大军,想参与争霸,恐怕他们有心无力。而且琼恩的真实身份也是个隐患,更何况还有最大阴谋家小指头在憋坏水,看似趋稳的环境实际上仍然暗流涌动。

3、寡妇盟“盟主”

核心家族:坦格利安、葛雷乔伊、提利尔、沙德(实在不想叫马泰尔)

掌控区域:龙石岛、河湾地、多恩领

优势:强势回归的丹妮莉丝,最大的倚仗就是“绝对兵力”。维斯特洛的人们可以不念坦格利安家族的旧,但绝对无法忽视灭绝多年的三头巨龙重现人间,此外还有享誉天下的无垢者军团和多斯拉克勇士。而另外两大实力强悍的地方诸侯现在不想称霸更不考虑生存,他们只想要复仇,那一起“猎狮”的盟友自然是越多越好。此方可占“人和”。

劣势:龙母基本可以不去想守城的问题,她只需要考虑进攻,但最大的顾虑还是盟友,自己联手的海怪两人家里还有位难缠的叔叔,玫瑰家和窃权的多恩人也难保不会动点小心思。

“三王争霸”中的变数

要只是泾渭分明的征伐那该多无趣,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,还有一些极可能影响时局的人物和势力存在。

首先是攸伦·葛雷乔伊。他是真正名义上的铁群岛之王,雅拉和席恩只能算叛逃分子,而且他还是曾周游天下的老江湖加大变态,这样的人物往往不可小觑。

可攸伦企图称雄七大王国的计划是和丹妮莉丝联姻,侄子侄女比他先一步达成结盟,这就尴尬了……铁种们在海上的本事还是出类拔萃的,无论他们站在哪一方,都会对敌人造成很大麻烦。

其次是艾莉娅·史塔克。回到维斯特洛后她去了孪河城,先宰了黑瓦德和罗索,然后用混合着两人残躯的面包开了个恶意玩笑,接着才亮明身份抹了瓦德·佛雷的脖子,报仇雪恨。

接受过世上最牛暗杀学校培训的二丫,可以说是当前乱局中最强刺客,不管她是北上找自己仅剩的亲人,还是南下去君临给自己的名单划名字,只要目标明确,她都能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还有山姆威尔·塔利。尽管他现在只是学城里的一个小学徒,但从长远来看,他会是战争中的关键——终极之战。

山姆是杀过异鬼的守夜人,对龙晶和瓦雷利亚钢剑都有了新的认识,从时间上来说,给他充分学习的机会怕是不多了,但“功利”一些,只要学习部分古代知识就行……作为维斯特洛上为数不多的聪明人,不管他将来服侍琼恩还是守夜人(其实一样),这位学士绝对是最佳教官。

最后是贝里·唐德利恩。能在河间地打这么多年游击,无旗兄弟会的本事可见一斑,现在连猎狗都搭伙了。

看样子,闪电大王是准备把大伙儿带到北境去找琼恩了,相比争夺铁王座的战争,显然还有一场更重要的战争等待着自己。

越看到后期,越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争权夺利实在有些小儿科……因为人与神、神与神之间的战争显然更扣人心弦。

一位神是“光之王”拉赫洛,第六季里一共出现过三位有名有姓侍奉光之王的“红袍僧”。

第一个是来自亚夏的梅丽珊卓,史坦尼斯·拜拉席恩死后,她的信仰崩塌,直到复活了琼恩,她才重燃希望。

而后,梅丽珊卓更是言明自己将侍奉琼恩,因为“他才是预言中的王子”(心疼二鹿五分钟)。不过她的黑历史还是给自己带来了麻烦,最后被琼恩和戴佛斯赶出了北境。

第二个是瓦兰提斯红神庙的大祭司金瓦拉,她在丹妮莉丝不在弥林期间一直主动帮忙“神化”她,根本不需要提利昂提出合作,因为她坚信“丹妮莉丝是预言之人”。

用她原话来说:“……她的龙是火焰铸就的血肉,那是光之王的馈赠……龙将净化无数不信真主之人,让他们的罪恶和血肉灰飞烟灭……我将会召集最雄辩的祭司们,让他们散布消息,说丹妮莉丝是被派来带领人民,在现在与将来的大战中对抗黑暗的人。”

第三个是最早出场的红袍僧,密尔的索罗斯,他的火焰之剑曾被劳勃当成最酷炫的杂耍,而后也在无旗兄弟会里多次复活闪电大王,在他眼中,光之王让唐德利恩不死肯定是有理由的。

从预告中可以看到,唐德利恩在风雪之中举起了火剑,想要对抗的敌人不言而喻。

从红袍僧们的种种举动不难看出,“光之王”一直在向重要的战士贡献自己的力量,神与神之间的战争不可能只比拼“神力”,麾下“将士”之间的碰撞同样至关重要。

对于大名鼎鼎的异鬼以及尸鬼军团就不必多说了,他们是这个世界中恐惧与绝望的代名词,塞外之地的野人,长城之上的守夜人,还有北境的人都深受其害……

凛冬将至,长夜漫漫。维斯特洛上的所有人类都必须小心谨慎,因为它们没有感情可言,而且……

他们即将无处不在。

至此为止,opllx一直筹划的回顾帖就写完了,个人还是较为满意的。

接下去还会更新一篇相对“轻松”些的预热帖,主题也可以先透露一下:谈谈有多少人领了“便当”,大胆猜想一下第七季中又将有多少人活不长久……

责任编辑: